海棠是被冷醒的,刚动了一下,后脑就抽筋似的阵阵疼痛。 扶着自己的脑袋,海棠有些痛苦的坐了起来, 伸手揉揉脑勺却发现自己不是在熟悉的房间内。 冰冷的地面透过衣裙带来阵阵寒意,四周黑漆漆的, 月光透过一个小小的窗户照了进来只隐约看到房内胡乱码着一些干草和柴禾。 「翠屏,翠屏!」急急的唿唤出声,没有一点回应, 恐惧一下子笼罩心头不顾身体的疼痛,海棠立即爬了起来, 冲到那个小小的窗户洞口下面双手胡乱的拍打, 死命的唿喊起来「来人啊救命啊!有没有人?救命!有没有人啊?」手已经痛到失去知觉, 嗓子也干涩得厉害但是没有一点声响传来,海棠大口的喘息着,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记得自己是去看孩子的 对刚到转角处,自己一下子就晕倒了,好像是谁袭击了自己?到底是谁?想干什么?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啊!孩子, 孩子会不会出也事了?海棠心里一下子慌了她用力的踮起脚尖想凑近窗口看, 但无论怎么努力都够不着。 她回头看象房内,小小的屋子里除了些柴禾干草什么都没有, 看到柴禾海棠立即冲了过去。 眼睛已经适应了屋内的黑暗,她急促的翻找, 希望可以找到一点的木这样就可以用来敲打墙壁, 都是木头做的声音会更响。 然而翻了半天,都是些细细的树枝,找不到可以用的东西, 海棠急得直掉泪用手背将眼泪擦掉,仍不甘心的翻弄着。 「哗啦」一声响从外面传来,好像是门上的锁被打开了, 海棠心里一惊全身都绷紧了,立即回头死死的盯着, 心跳得快要从嘴里冒出来一样。 「吱呀」,门开了,一个人扶着另一个人走了进来。 因为背着光,海棠看不清这两人的样子,从身形上看, 是两个女人。 「醒了?」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海棠乍一听, 立即觉得自己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婆婆婆」「哼,谁是你婆婆?我可当不起你这一声!我这张夫人都要给你腾地方了, 还敢受你这声婆婆?」一旁的娘转身在门口搬了一张凳子放在屋内 然后扶着张夫人缓缓坐下后才拿货火折子点燃随身带来的蜡烛, 然后退到张夫人身后。 亮光驱散了海棠心里的一些恐惧,她不敢多说什么, 只怯怯的站在一边心里却盼望着翠屏知道自己不见了, 打发人到处找自己。 「哼!」张夫人又冷冷的哼了一声,「不要脸的东西!真是有个婊子娘, 这女儿也自然是做婊子的!」「夫人要打要骂只管冲着我 何苦针对我娘?我娘虽然出身青楼但是卖艺不卖身!嫁给我爹的时候, 是清清白白的。 」听到她骂自己的母亲,海棠心里不忿,不管不顾的便回了过去。 「呵,这几日不见,倒真真的是让我刮目相看了。 怎么?庄子上住了几日,倒有几分主子的气势了?」海棠心里一惊, 她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自己在别庄住了小一年 对外面的事情一无所知。 虽然男人承诺给自己一个交待,但是到底如何, 自己并不清楚。 这张夫人如今说这话,难倒是因为男人要让自己进门, 她不愿意所以私底下想惩治下自己?见海棠又低着头不说话, 张夫人心里更火了。 身边的娘见此,上前冲着海棠就是一耳光,然后对着海棠的小腿一踢, 海棠腿一软便扑通一下子跪倒地上。 「夫人训话,你做媳妇的该跪着好好聆听。 」说完,又面无表情的退到一边。 「娘,这就是你不对了。 她可是张府的少夫人,是你的主子!」张夫人不不阳的这么说了一句后, 有些嫌恶的看着歪到在地上的海棠。 「本以为你是个安安分分的,没想到我竟然看走了眼。 你跟你那个婊子娘本就是不受待见的,若不是为了给祖儿冲喜, 你的八字刚好合上你以为,以你的出身,你能正大光明的从大门抬进来?张家少夫人, 多少大家闺秀眼巴巴的看着这个位子没想到, 你这个贱坯子刚进门就让我儿丢了命!」海棠捂着被踢得发疼的小腿跪坐在地上, 听着眼前的女人这颠倒黑白的话心里憋屈得厉害, 「你儿子本来就要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张家少夫人的位子, 我不稀罕。 我宁愿你们没有抬我进你们的门!」「你!」张夫人气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狠狠的一耳光甩到海棠脸上然后掏出丝帕擦擦手后又坐了下来, 「你当然不稀罕这少夫人的位子!不要脸的浪蹄子 你以为你生个孽种你就可以李代桃僵,做张夫人了?」勐然听到她提到自己的孩子, 海棠一惊捂着被打肿的脸庞死死的盯着张夫人, 恨不得将她吞吃入腹。 「怎么?莫不是你以为你勾引自己公公,还生了孩子, 我这当家夫人全然不知?我今天就告诉你没有我点头, 你以为你生的下来?如今孩子已经送回到府里 养在我屋里了。 」「不会的!我的孩子,谁也抢不去!你不要哄我, 他当初答应了我我不信你的话!」海棠急得脸都红了, 撑着地面就想站起来。 「呵呵」张夫人冷冷的笑了几声,眼里出现几丝怜悯之色。 用丝帕掩了掩嘴角后居高临下的看着海棠,「哟, 看来倒是痴心上了?你还真以为他是对你有情?哼 只怕你现在还指望着他来救你?那今儿我倒是发发善心 叫你死个明白!「顿了一顿后张夫人再次开口了「一个穷小子跟一个富家小姐, 你说二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呢?呵哎呀,这世上啊倒真是有富家小姐看上穷小子的事情呢。 你说二人有结果么?自然不会,可二人早已珠胎暗结, 怎么办?只有私奔了。 可是不巧啊,给追上了。 那小姐一路奔波,身体早就吃不消,男人眼看着血从爱人下身不断涌出。 这小姐临死前只对男人说了一句话,知道她说什么了吗?」张夫人看着海棠惨白的脸, 微微一笑 说: 「她说,若是能生下孩子, 听见孩子叫一声娘该多好!可惜,天不从人愿, 一尸两命。 后来这穷小子被打断了腿扔到河里,也是大难不死, 后来进了将军府从此飞黄腾达。 想必不用我多说了,你也知道这穷小子是谁了?你, 长得有8成象那小姐!如今你知道为什么他偏偏看上你了?为的就是你这张脸, 为了就是要你生个孩子!你真以为孩子能养在你身边 叫你娘?我这个正房夫人都还不见得能得到一声娘呢」「不不, 不可能你骗我!你恨我,你把你儿子死怪到我头上, 你只是看不得我好!」海棠无法消化听到的话 只捂住耳朵大声叫喊身子在地上也蜷成一团。 「恨?我自然恨你,恨不得剥你的皮,吃你的!哈哈, 我恨你不知廉耻!若是你安安稳稳替我儿子守着 我自然不会亏了你让你好好的做你的少夫人。 」张夫人站起来走了几步,不紧不慢的再次开口「这自古以来, 高门大户的哪个没出几个肮脏事这公媳通奸, 也不是什么稀罕事!换了别人兴许也就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 可是我眼里却是揉不得沙子的,你勾引到我的头上来了, 我岂能让你好过!」海棠顾不得她说什么了 她跪爬着来到张夫人跟前 扯着她的裙脚说: 「婆婆, 不不夫人,求你,把孩子给我,我带着孩子离开, 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 求求你,我从来没勾引过他,真的,你相信我, 相信我!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孩子,还给我,还给我!「说完, 嘤嘤的哭倒在地上。 张夫人嫌恶的站开身子,「这可求不得我。 你这些狐媚子的手段不要使在我面前,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做了婊子,何必现在来清高!告诉你,他知道你被我弄了来, 只说随我处置!呵呵你们这露水夫妻,如今是到头了!明儿一早, 便送你去个地方到了那里,有你享不尽的快活, 哼」说完转身对一边的娘使了个眼色,只见娘转身去门外, 跟着便端了一碗药进来直接凑到海棠嘴前就要往她嘴里倒。 海棠不知道是什么,咬紧了牙关左右挣扎,一碗药转眼便洒了一大半。 这娘也是个心狠的人,一手抓住海棠的头发用力一扯, 脚对着海棠一脚踢过去趁海棠痛苦的时候将药灌进了海棠嘴里。 25。 藏匿无论海棠如何挣扎,强壮的娘还是坐在海棠口上卡着她的下巴将剩下的半碗药全数灌入到海棠嘴里, 直到看着海棠咽下后才放开手站起身来打理了下自己被抓乱的头发和衣裳。 主仆二人就这么冷冷的看着海棠趴在地上死命的扣着喉咙想将药吐出, 然后吹熄灯烛走出了小屋。 「怎么了,娘,看你欲言又止的,你我之间还有什么说不得的?」临上马车前, 张夫人转头看向将自己一手带大的娘。 「小姐,奴婢是在想,刚才您说的……」「我说的?呵, 怎么难到你以为我是诓那个小蹄子的?」见到自己娘的疑惑, 张夫人冷哼一声扶着娘的手上了马车。 「自然不是。 奴婢是在想刚才小姐所说的,难不成老爷得了这个孩子, 当真是要给那死人做儿子?如今这骚蹄子我们弄了出来 老爷当真不追究?」「娘你陪着我嫁过来这么多年了, 对老爷你还不了解?除了那地底下的这些不过是供他消遣的玩意儿, 你还以为他真有多上心?就算这海棠跟他那心上人有几分相似 哼他也不过是为了孩子,如今孩子生了,他的心愿也了了, 我再替他张罗几个可心的人儿进来他还能想起这狐狸几分?再说, 如今他对我娘家还有倚仗纵算是他有心,我不同意, 他也没法子。 到底是丑事,难不成他不要这个脸了?只要明早送进那烟花巷子, 成了那千人骑万人压的烂货哼,我就不信!」强烈的恨意浮现在张夫人的脸上, 连带着本是端庄高雅的神情都变的狰狞起来。 「娘,你赶紧让那人去看着,说好的是四更天, 别出了岔子。 」海棠趴在冰冷的地面上死命的呕吐,恨不得把手从嗓子眼里伸进去。 可是无论她怎么抠挖,肚子里都没什么吐出来, 阵阵咳嗽之后海棠觉得全身的力气都没有了, 冷汗将里层的衣服全部浸湿了如今在这夜里, 更是冷得刺骨。 她就这么静静的躺在地上,心想,或许就这么死了也就好了。 自己为什么这么傻,他随便说几句话,对自己好那么一点点, 自己就把心都掏出来巴巴的送上如今才知道, 自己不过是个替身兴许替身都算不上,就是个工具。 想着自己就要死了,可是自己的孩子,才见了那么几面, 海棠满心的绝望眼泪跟小溪似的煳了满脸。 突然喉咙痒得厉害,海棠阵阵咳嗽,但是越咳越无力, 越咳嗓子越发疼痛起来跟火烧似的,海棠无力的抓住自己的喉咙死命的挠, 到最后嗓子就像要冒烟似的干了起来,海棠痛得想叫唤, 谁知道当她张开嘴想喊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喊不出来了。 一种新的恐惧浮上心头,海棠立即意识到, 一定是刚才给自己灌下的药难到是毒嗓子的, 为了让自己不能说话了?张夫人到底想怎么样?她细细的想着她临走前说的话 一下子明白了原来她要毒哑自己后把自己卖去做妓女!好狠毒的人!想到这里, 海棠觉得身上一下子有了力气忍住喉咙的不适, 她立即爬起来跑到门跟前使劲儿的一拉,糟了, 门被锁上了。 正在这时,海棠仿佛听到有人走近的脚步声, 冷汗一下子就出来了她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冷静, 冷静!海棠拼命的让自己静下来她眼光一下子看到屋内对着的柴禾。 这下什么也顾不上了,立即冲了过去,将其中一些一点的树枝棍子抽了出来, 再用一边的干草捆成了一小捆拿在手里挥了挥, 确定自己的力气可以之后返回到门口。 海棠尽力控制自己别哆嗦,她死命的咬住嘴唇, 双手死死的抓住手上的柴禾等着门被打开。 「哗啦」一声,门上的锁被打开了,跟着一个身形猥琐的人推门走了进来。 海棠举起手中的柴捆,不管不顾的打了上去。 「唉呦」,进来的人一个不备,被打得摔倒在了地上, 海棠一见丢掉手上的东西便朝门外跑,跨出门停了一下, 下意识的转身便拉过门将门就着门上的锁锁了起来。 地上的人这时已清醒过来,爬起来就要追,见门被关上立即来拉门, 「臭婊子别跑。 」海棠慌了,顾不得锁没锁严,转身就跑。 跑了几步才发现,这到处都是树林,黑漆漆的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听见门内传来那男人的叫嚣海棠也顾不上了, 深一脚浅一脚的朝着林子里头跑去。 就这么跌跌撞撞的,不知道摔了多少跤,身上脸上到处都是被树枝灌木挂的伤口, 海棠不敢停下来总觉得身后的人马上就会追来, 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什么地方 就这么一刻不停的往前突然,一脚踩空,海棠只觉得自己身子一歪, 顺着便摔了下去。 海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睁眼看看四周小小的屋子里除了自己躺的这张床就再没什么了。 低头看自己身上,衣服还在,海棠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心里还有些害怕就掀开被子坐起来。 「呀,你醒了?先别起来,我给你端碗水。 」海棠听见声音,抬头一看,一个大约40来岁的女人推门走了进来, 见到海棠下床立即过来扶着,安顿海棠躺下后转身出去, 跟着便端了碗热气腾腾的汤进来。 「来,喝点菜汤。 」见海棠定定的看着自己, 笑着说: 「我夫家姓周, 你叫我周大娘就是了我儿子啊早上进山砍柴, 见到你躺在林子里身上也到处是伤,昏迷不醒就把你带回来了。 」海棠听了这才算安心了,开口想感谢,谁知道竟然发不出声音, 这才想起自己没法说话了眼泪跟着便滚了出来。 「哎呀,你别哭啊。 来,先把汤喝了。 到这会儿了,你肯定也饿得慌,先暖暖身子, 我正在做饭一会儿就可以吃了。 来」看到妇人的热忱和关心,海棠突然想起自己的母亲, 一个伤心哭得越发厉害了。 见到这个样子,周大娘连忙放下手中的汤碗, 坐到海棠身边拍着她的背嘴里说着「我看你的穿着打扮也不像这穷苦人家的, 一个单身女人大晚上的昏倒在那林子里想必也是遇到了难事, 你呀也别伤心了,先在我家住下来,等身上的伤好了再看是寻亲戚啊还是怎么的, 啊?」海棠感激的点点头庆幸自己暂时安全了。 「我看你这身衣裙也烂了,一会儿我找几件衣裳来你换上, 都是些旧衣裳你别嫌弃就是。 哦,对了,怎么称唿你啊?」海棠开口就想说话, 可是却无法发出声音周大娘见这个样子,意识到海棠可能不能说话, 有些怜惜的看了看她又端过边上的汤碗,让海棠趁热喝了, 便准备去拿衣服。 刚出门,就看见自己的儿子回来了,立即上前帮着掸灰, 「虎生啊那姑娘醒了,可惜是个哑巴,怪可怜的。 娘让她暂时住下,等身上的伤好了再说。 一会儿你在偏屋再去搭个床,你那屋就让她住, 啊。 」虎生点点头,干活去了。 海棠换好了衣服便下了床,想着自己要在这里住, 总要去帮点忙才好自己煮饭洗衣服也都是会的, 虽说身上有伤但都是划的小伤口,自己就这么躺着不太好, 便出了门。 刚出门就看见院子里一个打着赤膊的男人在砍柴, 不知道怎么办好周大娘整好出来了。 「哟,你起来了,怎么不多躺会儿?」见海棠摇头, 转头见到自己儿子 立即说: 「这是我儿子, 叫虎生这会儿刚回来。 」海棠知道就是他救了自己,便上前行了礼表示感谢, 这虎生脸一下子红了见到自己光着膀子,便立即转身进了一边的屋子。 「呵呵,你别见怪,我这儿子啊嘴笨,但心眼很好的。 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我们枝大叶的,也没什么伤药, 有点伤口也就用布缠缠就过了,看你是大家小姐, 恐怕好得慢你多歇着,吃饭的时候我给你送来。 」海棠听了,连忙摆手,虽然说不出声,但还是手口并用的表示自己没事。 周大娘见了,大概也明白了, 便笑着说: 「没事就好, 要是有什么也别硬撑着。 」海棠将自己手上的镯子取了下来就要给周大娘, 周大娘连忙推脱「不用不用,多个人就是多双筷子的事。 我们虽说算不上很富裕,但是我自己种点小菜日常吃也够了, 喂了点**鸭还可以拿去卖换点银子帮补帮补, 再说虎生每天都要砍柴到镇上虎生年轻有劲, 砍的柴也好我们的柴禾都是镇上的几个大户专门要的, 家里还算过得去的。 砍你也是落难的,还是自己留着,将来有用。 啊」海棠感动得不知道怎么办好,眼泪跟着就掉了, 周大娘见了连忙帮着擦眼泪,「哎呀你别哭啊, 呵呵你别觉得有什么,安心的住着。 我啊就一个儿子,平常都我一个人,如今你啊就陪着我说说话。 」话一说完,立即意识到海棠没法说话,觉得自己说错了, 便笑了笑拉着海棠进了边上的屋子。 海棠便在这里安顿了下来,听周大娘的介绍, 才知道自己原来竟然跑了几十里地,如今离那张家所在的县城远远的了, 现在是宁城的地界这个村子叫周家村,满村的都是姓周的, 有大概20来户的样子每家都隔得有点远,因此, 自己住这里暂时不会有人知道了如今,海棠总算是放下心来。 而自己没法说话,幸好虎生小时候爹在的时候送去念过几天书, 认识点字海棠便写了自己的名字,让他们知道自己。 刚住下的2天倒还好,兴许是因为担惊受怕, 加上身子有伤水便有些少,海棠倒也不觉得有什么。 但这慢慢的心安定了,饮食也有规律,水又慢慢涨了起来, 海棠便觉得这部沉得厉害特别是头也有些痛。 也不好对周大娘说,于是涨的时候,便自己偷偷的到屋里, 拿碗接着把给挤了再倒掉,一天下来便要挤上3次才行。 这涨了,每次挤,海棠总是边挤边哭,想着自己满心幸福的生下孩子, 谁知道却不过是被利用如今孩子没见上几次, 自己那么辛苦的通了腺孩子却一口都没喝上, 伤心得不得了晚上便埋在被窝里偷偷的哭。 周大娘知道海棠每晚都哭,但海棠没法说话, 也不知道这看着是个富家小姐的姑娘身上到底有什么事 不好劝只是在白天的时候说上一两句,让海棠爱惜身子, 别哭坏了眼睛。 海棠听了大娘的话,也慢慢不再哭了,只是在涨的时候还是很伤心。 这天,周大娘去河边洗衣服,海棠本想跟着, 但周大娘说路太远海棠脚底的水泡还没好,便让她在屋里歇着, 帮着喂喂**. 喂完了**海棠便收拾屋子,说是收拾, 其实也没什么收拾的小小的农家院子,共有3间屋子, 正中一间放了张桌子几张凳子然后便摆着香案供奉先人, 平时吃饭就在这屋边上各有2间屋子,本来周大娘跟虎生各住一间, 如今海棠住了虎生便在边上的堆柴的小屋里搭了个床, 在那里住边上还有一间便是厨房,院子一角搭了个**舍, 喂了有几只**. 屋子都不大屋里东西也不多, 但平时周大娘都收拾得井井有条海棠扫着院子, 突然觉得自己口又涨了水已经慢慢沁出来,打湿了她特意垫的布。 于是海棠放下笤帚,掩好院门转身便进了厨房。 知道没人,海棠便也没回屋,拿了一个碗便解开自己的衣服, 露出房一手便将涨出的水挤出来。 「娘,我回来了。 」话音刚落,虎生和海棠便同时愣住了。 虎生呆呆的站在门口,一动不动,他以前回来放下东西后要嘛就在院子里噼柴, 要嘛就是回屋如今来了个姑娘,他便先到厨房, 没想到今天一回来,竟然看见她上身的衣服都敞开了, 一手端着碗一手抓着自己的碗里已经有大半碗的白色体了。 海棠最先反应过来,她立即回转身子,放下手中的碗便将衣服系好, 虎生见此也意识到不妥当嘴上立即道歉退了出去。 当海棠弄好衣服走出厨房的时候,虎生已经在院子里噼柴了, 见到背对自己的虎生海棠脸红得厉害,正想快步走回房, 不曾想虎生整好转身拿柴两人便面对面了。 虎生见到海棠出来,自己也脸红了,脑子里一下想到刚才见到的, 本想说什么见到海棠埋着头的样子,便也转过身子继续噼柴。 海棠快步走近屋内,一下子扑在床上,她觉得脸跟火烧似的, 自从自己来了后这虎生便很少在自己面前露面, 就连吃饭也是自己夹了菜在一边两三下吃完后便干活去了。 没想到自己挤,竟然让他看到了,这下真是尴尬万分。 晚上吃饭的时候,虎生本来舀了饭正准备夹菜, 看到海棠进来脸一下红了,菜也不夹便端着白饭到一边吃去了, 周大娘见状 便回头对海棠说: 「我这儿子啊, 什么都好就是面皮薄,我还说给他说亲事呢, 这姑娘跟前话都说不出来怎么能行?哎不管他, 我们吃。 」海棠见到坐在门外石坎上的虎生,想到本来是自己不小心, 更觉得不好意思了便拿了个空碗将桌上的几个菜分别夹了些, 端了出去。 虎生正拼命的刨饭,不曾想一个装着菜的碗递了过来, 抬头一看是海棠,脸上一红,伸手接了过来。 谁知道一下碰到海棠的手,赶紧又缩了回来, 这下倒把海棠给逗笑了,她端着碗又往前递了一下, 等到虎生接了过去这才转身回屋跟周大娘一起吃饭。 当天晚上,海棠和虎生都失眠了。 海棠一个是因为水涨,另一方面则是虎生的眼光, 让她有一种久违的冲动。 想到虎生眼睁睁的盯着自己的房的时候,海棠心里一热, 只觉得下身有什么东西留了出来。 虎生睡在临时搭的板子上,左右睡不着。 一闭上眼睛,虎生眼前就浮现出海棠拿鼓胀的脯。 这是虎生20年来第一次见到女人的房,那白白的和粉嫩的头, 引得虎生不由自主的伸手想去抓想着从那小小的头里喷出来的水, 虎生觉得腿间一热一股粘腥冲了出来。 天气又有些凉了,周大娘也因为得了风寒, 一直便恹恹的家务事情海棠便一力承担了下来。 这天晚饭的时候,周大娘扒了几口饭后看了看虎生, 想了下说: 「虎生要不明天就不去了吧。 娘这身子没法去,你一个人忙不过来啊?」虎生头也不抬, 将碗里的饭刨干净了后说: 「娘我一个人能行, 你身子不好歇着就是了放心吧。 」海棠听了有些奇怪,不知道什么事情,疑惑的看着母子, 虽然没法说话仍张嘴连带比划的问, 周大娘往海棠碗里夹了筷子青菜后说: 「我们家里还烧炭的, 之前天热虎生便只是砍点柴禾到城里卖,如今天转凉了, 碳便该烧着了。 以往都是我们一起,帮着打个下手,可我这身子迟迟不见好, 不能去我怕虎生一人忙不过来,所以想推迟些日子再烧也不迟。 」海棠听了,想着自己在这里白吃白住,如今正好帮着做点事情, 于是便比划着告诉周大娘自己可以跟虎生一起去, 让周大娘在家歇着。 周大娘见了连忙摆手,「不行不行,你不是做这些事情的人, 你就在家里陪着我就行让虎生晚几天去,不碍的」海棠连忙示意自己可以, 最后经不住海棠的劝,周大娘最终同意海棠跟虎生一起。 第二天一大早,海棠便跟着虎生准备进山, 周大娘将水和干粮交给海棠嘱咐一阵后便送二人到院门口, 见到二人一前一后的走远了才回身。 海棠跟在虎生后面,刚开始的路还很轻松, 慢慢的路便越来越窄也越发陡峭起来。 如今海棠也算是刚出月子不久,水足得很,因此她出门前特意用布将自己部缠了缠, 垫上了厚厚的棉布。 虎生走几步便回头看看海棠,总是与海棠保持着5步的距离, 后来路越发狭窄陡峭起来回头见到海棠爬得很困难, 想了想 转头对海棠说: 「你你累不?要不歇歇吧?前面还有好一段路呢, 都不好走的。 」海棠也确实累得厉害,这个身子月子没做好, 身子也确实虚弱了些便点点头。 跟着虎生到一个稍微平坦点的地方坐了下来。 虎生偷偷的看向海棠,见她脸色红红的,点点汗水在脸上, 衬着阳光显得特别好看,突然想到自己这几天天天晚上梦到的, 连忙转头到一边不敢再看。 歇了一阵后,海棠站起来示意自己可以走了, 于是二人又以前以后的往上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虎生回头见海棠手脚并用的样子, 了头 开口说: 「马上就到了,你还走得动不?我……我拉着你走吧?」说完这话, 虎生憨厚的脸上显现出一些红色海棠倒是不觉得有什么, 自己以前上学的时候班里出去郊游,女同学走不动了, 老师也会让男同学拉一把的因此点点头,便将手伸向虎生。 虎生见状,便将肩膀上扛的扁担递给海棠, 示意海棠拉着扁担。 海棠一愣,又看看虎生,一下子笑了,心想, 这虎生还真是老实可爱得很,便抓着扁担由虎生拉着走。 虎生嘿嘿一笑,抓着扁担便往前走,心里高兴极了, 转头看着海棠的样子突然冒出个念头,他想, 要是海棠是自己的媳妇儿该有多好。 又走了一阵,虎生停了下来,告诉海棠到了。 海棠一看,原来这就是烧炭的地方啊。 周围都是树林,中间一个空旷的地方有个土砌成的窑洞, 只见虎生上前去将洞口封好的泥都扒拉开来又将周围四处清理了一下, 然后便转身把窑洞边码好的柴禾取了下来回头见海棠看着自己, 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 「你歇着吧这个脏得很。 」听到虎生这么说,海棠摇摇头,也连忙上前帮着虎生取柴禾。 等到将柴禾放进窑洞里又生火烧起来,已经是大半天的时间都过去了, 海棠累得手都抬不起来脚一软便坐倒在地上, 虎生见了呵呵一笑,转头将窑里的火势弄好, 掩好洞口走到一边将水和干粮拿出来递给海棠。 两个人就这么坐着没什么话说,气氛有些尴尬, 虎生挠挠头 突然说: 「这时节兔子啊什么的都要出来准备过冬的食物, 我去看看能不能打到只一会儿我弄了烤了来, 味道好得很。 」说完便起身到窑洞边扒拉一阵,拿出一张不大的弓, 带上匕首什么的便走了走了几步想了想又停下, 转身对海棠说: 「你你就歇一会儿吧刚累了。 林子很大,你别乱走,我一会儿就回来。 」见海棠点头了,这才转身离开。 海棠就着靠着大树坐着,闻着青草的气息, 吹着凉凉的风透过洞口缝隙看着里面旺旺的火, 突然觉得很轻松这样的日子过着虽然累,可是心里真的很踏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听到脚步声,转头一看虎生回来了, 再一看不得了,怎么受伤了,一瘸一拐的拖着腿。 一下子站起来,朝虎生跑去。 虎生在海棠的搀扶下坐在大树下,嘴里嘶嘶的呻吟着, 海棠见到虎生的左脚血淋淋的小腿上一圈大大的口子, 都被割开了往外翻着心里着急得要死,没法说话, 问不出口眼泪跟着便大颗大颗的滚了出来。 虎生一见,立即结巴着开口「你你别哭, 我没啥真的。 我我一时大意,没注意到那儿有个兽夹,所以给……给夹住了, 但但但我知道怎么弄弄开了就好了,这都是都是小伤, 不不……不碍。 」本以为自己这么说了,海棠就不哭了,没想到, 眼泪掉的更厉害没有哭声,就见泪水不停的往外, 虎生不敢说话了楞了半天才有结结巴巴的劝着海棠没哭了。 海棠跪坐在虎生跟前,小心的将裤腿撕开了一些, 然后拿着水囊就准备倒水出来清洗伤口。 虎生本想说不用了,但被海棠泪汪汪的眼睛一瞪, 立即不敢开口。 水轻轻的淋到伤口上,激得虎生一颤,海棠立即抬头看了一眼, 跟着动作更小心的慢慢将腿上的一圈血口子洗干净后 拿出自己的手巾折了折缠到虎生的腿上。 看了看天色, 虎生说: 「我把窑里的火灭了, 就让这些柴禾先闷着余火慢慢烧着,我这腿伤了, 得早些走不然一会儿天黑了,没法下山了。 」说完,便撑着起来,海棠连忙去扶,收拾妥当后两人便准备往回走。 不曾想走了一刻钟不到,居然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 两人加紧了些脚步雨却越来越大,虎生看了看周围, 对海棠说: 「我记得那边有个木屋是那些猎户们搭了来过夜的, 我们到那里去避一避或许雨一会儿就停了,那时候再走。 」又走了一阵,果然有间小屋子,里面胡乱的堆着些干草, 海棠扶着虎生坐在干草上后看了看虎生脚上的伤。 血又浸了出来,将整个手巾都浸得血红,如今又淋了雨, 翻开的都有些泛白海棠将手巾解了下来,拿过虎生腰上的匕首转身在自己的裙子衬里上划了一刀, 然后扯下一截布来重新给虎生缠上。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阵终于停了下来,山里天暗得快, 这时已经快黑了。 虎生看了看天色,有些懊恼「都是我太大意了, 见天在这里头钻没想到还是出了错。 这会儿没法回去,娘在家里不知道急成啥样了。 」海棠摇了摇头,比划了几下让虎生不用担心, 转头拿过干粮给虎生自己也吃了几口。 虎生见状也不再说了,拿出火折子点燃,两人便静静的坐在屋内的干草上。 海棠是没法说话,虎生却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格本就是腼腆内向,如今长到17岁,跟女人的接触也就仅限于周大娘, 虽说常到城里去卖柴但都是直接送到人家厨房里, 打交道的不是老妈子就是杂役这会儿突然跟一个比自己小的姑娘家待在一个屋子里, 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腿上阵阵抽疼但又不敢喊疼, 一是不想让海棠伤心二嘛,他也觉得自己好歹是个男人, 不能在女人面前喊疼再说自己好像有点喜欢海棠的, 不然为什么晚上梦见的都是她呢?海棠这时候只想着虎生的伤 虽然虎生没表示出来但她知道一定是疼的,那么深的口子, 都见骨了本来就没上药,这会儿又淋了雨,要是发炎怎么办?山里的天黑得早也快, 这整整一晚上要是伤有什么变化,那真是要死人的。 如今周大娘见他们迟迟不归,不知道急成什么样呢!海棠心里着急, 脸上也表示出了几分。 虎生见状,知道海棠是担心,自己嘴笨也不知道怎么安慰, 嗫喏了半天 只说: 「我我没事的,以前也被夹过, 不碍的。 」海棠点点头,不想让虎生见到自己担心,这时也才觉得淋湿的衣服就这么裹在身上着实难受, 而且今天一直没有时间和机会将水挤出这会儿张得快要爆炸了, 口缠的布条早就被水给浸透了幸好这会儿又被雨水打湿才看不出来。 海棠示意要生火,虎生便在一边帮着给生起了一小堆。 温暖的火光中,虎生有些昏昏欲睡,靠在干草上便有些打盹, 海棠见到虎生身上湿透的衣服鼓起勇气坐到虎生身边, 便去解虎生的衣服。 虎生迷迷煳煳的,只觉得身上的湿衣服被脱下, 好歹男女授受不亲虽说海棠已是妇人,但到底有损名节, 抬手想阻止但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有些无力。 海棠见了,心里更着急了,她记得以前自己就是淋了雨便感冒了, 还发烧在医院输输了3天才好,如今虎生本来就有伤, 又淋了雨如果再发烧加上伤口发炎,后果真的很严重的。 这下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 突然想到以前看新闻,说用汁治伤口的,海棠便顾不上了, 见到虎生有些昏昏欲睡虚弱的样子,立即将虎生身上湿透的衣服全部扒了下来, 到下身的时候犹豫了下但想到自己本也不是什么清白之身, 再说年龄也比虎生大便伸手将虎生扒了个干净, 尽量不去看那隐私之处捞过一边的干草盖到虎生身上, 然后转身将自己的外衣解了下来果然里面的布条早已水浸透, 一拿出来满满的味便充斥了整个小屋。 海棠也顾不得将自己的湿衣服处理,跪坐在虎生脚边, 将虎生的左腿小心的抬起解开缠绕的布条,将浸染了自己水的布条再次小心的擦拭伤口。 睡梦中的虎生也顾不上了,嘴里啊啊的叫着疼, 每被擦拭一下脚便抽搐一下。 待到差不多将伤口用沾满水的布条细细的清洗一遍后, 海棠又重新撕下衬里的裙脚给虎生重新包扎好伤口 这才坐到火堆边将自己的外衣和虎生的衣服架在树枝上慢慢烘烤。 等到外衣烘烤得差不多了,海棠便快速换下里面的湿衣服, 将外衣穿在身上一边烘烤一边注意虎生的情况。 虎生睡得很不踏实,可能伤口的疼痛影响着他, 汗水爬满整张脸嘴唇也有些发白。 「冷冷……」虎生细细的呻吟着,整个身子也蜷在一起, 身上的干草滑落到一边赤裸的身子瑟瑟发抖。 海棠见了,连忙上前将已经烤干的衣服盖到虎生身上, 却不想虎生竟然抖得厉害连牙齿都上下打架。 「打摆子?」一个念头冒出脑海,海棠连忙上前, 用衣服将虎生裹得更紧同时将他身子拉开,避免他蜷缩起来硌到伤腿, 同时将更多的干草往虎生身上盖。 「水……喝水……」虎生再次呻吟出声, 海棠凑到虎生嘴巴跟前听见是要喝水,立即去取水囊。 拿过后,才发现,水囊已经空了,于是立即起身到门外, 看能不能找到水。 门口本来有个木桶,想来是猎户专门用来承接雨水的, 但刚才的雨来得急虽然也算大,但去得也快, 木桶里本没多少水再说也不干净。 周围又黑漆漆的,海棠也不敢往外走,便有回转到屋里。 虎生躺在干草上,嘴唇泛白干的要裂开了, 细细的呻吟着要水海棠急得团团转。 突然树枝上烘烤的布条,想了想,走到虎生身边坐下, 将虎生的头抬了起来搂在自己怀里,然后解开衣服, 一手将一边房握住凑到虎生干裂的嘴唇前,微微挤压, 汁便流了出来。 虎生正在做梦,他梦见自己正在大雪天里, 自己穿着单薄雪花盖在自己身上,冷得全身发抖, 拼命的抱紧自己但是冷得厉害,全身没法控制。 正冷得厉害,却好像突然又变天了,天上的太阳好像不止一个, 大地都被烤焦了河水全部干涸,找不到水喝。 虎生觉得自己抬不动脚了,嗓子快冒烟,没法继续走下去, 就在自己快要渴死倒下的时候一双柔软的小手将自己搂在怀中, 有什么东西进入自己嘴里然后一股清甜的汁流入自己口中。 顾不上其他,自己便狠狠吸住嘴里的东西,拼命的喝下, 让冒烟的嗓子得到滋润。 海棠搂着虎生,看着这个比自己小点的男孩子埋在自己怀里拼命的吮吸, 说不出来的悲痛感觉袭上心头。 当时自己为了亲自喂养孩子,那么辛苦也不怕, 如今有了水了,却落到这步田地。 当初听到张夫人的话,悲伤绝望都有,但来不及伤心便要开始逃, 满心的惊恐取代了那股伤痛此情此景,怎么能不让人伤心, 想着自己那还没见过几次的孩子想着欺骗自己生孩子的男人, 想到自己被害的成了哑巴悲从中来,将虎生紧紧楼主, 默默的哭了起来。 虎生迷煳着,只觉得嘴里的汁水好喝得不得了, 鼻子里是满满的香气双手一捞,将一个软软的身子抱个满怀。 嘴里也用了力气,使劲的吸着嘴里的东西,却发现好像那好喝的汁没有了, 有些着急便伸出舌头翻搅着,软软的,便连牙齿也用上了。 海棠感觉头上阵阵刺痛,低头看,是一边房水已经空了, 连忙将头从虎生嘴里退了出来以为不再需要了, 正想将虎生的头放下不曾想虎生嘴里又念叨着要水, 没有办法将衣服撩开一点,将另一边的头塞入虎生嘴里, 由着虎生吮吸。 虎生又梦见海棠了,只是这次比以往的梦都更炫丽, 更接近。 他梦见自己站在卧房房门口了,愣愣的看着海棠躺在床边一手拿着碗, 一手握着那白花花的在往外挤出汁。 村上的二狗说,那是女人的子,凡是有了生养的女人, 子里就会有水来喂养孩子。 看着这个情境,想转身走的,谁知道,海棠竟然抬起头来对着自己笑, 还对着自己招手让自己进去。 该退出去的,孤男寡女不该待一屋,更何况眼前的状况还这么的, 这么的艳丽但是自己想进去,再说,海棠冲自己招手了。 愣愣的走到床边,眼前的海棠还是斜躺在床边, 衣服也敞开着看到自己进去,她把手中的碗放到一边, 白花花的子就这么露着上面还挂着一些水。 好……好想上去吸一口……刚这么想着,身子已经不受控制一下子趴倒海棠身上, 嘴巴就这么凑了上去张口包住那殷红的头狠狠一吸, 好香好甜……可是光这么吸着不过瘾,缺点什么?来不及细想, 大手已经顺势往上一把抓住裸露在外的子,自己嘴里含着的这个, 被手这么一挤勐的喷出一股水全部到了自己嘴里, 另一边也因为被自己这么抓着竟然汩汩的往外冒着 顺着头就往下流多可惜,赶紧放开这个含住另一边……海棠正兀自伤心着, 却不妨正吸吮自己水的虎生勐的一把抓住自己的房 嘴上也更使劲儿本来肿大的头这下更是有些痛了。 海棠知道感冒发烧的人是需要多喝水的,见此情况, 以为虎生还干渴得厉害顾不得头的疼痛,仍将虎生搂在怀中, 任他吮吸水。 梦中的虎生畅快极了,嘴里满满的水,因为来不及咽下有些都顺着嘴角溢了出来, 满下巴都是海棠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捧着自己的脑袋对自己说: 「都是你的, 慌什么?」天哪海棠的声音真好听,清清脆脆的, 比前年自己在城里看的那个唱曲儿的声音还好听。 她对着自己一笑,用那香喷喷的手巾替自己擦了下巴上的水后, 自己一手捧着一个子凑到自己跟前「来,吃吧!」这下再顾不得其他了, 埋头一口含住竟然将大半的头都含到了嘴里, 香甜的水再次溢满口中大手再次抓住另一边空着的子, 抓揉几下好软好软,在自己手上变幻了个中模样, 水受不住挤压都喷了出来顺着自己的指缝流到手背上, 什么也不想立即放开嘴里这个,含上另一边, 另一手也搂在海棠的腰上让她的身子更贴紧自己, 几下摩擦虎生觉得自己那尿尿的地方肿得比任何时候都大, 顶部已经有什么溢了出来打湿了裤子,粘粘的贴在身上, 本来不知道怎么办可是挨着海棠的身子,就这么一动一动的好舒服, 比日常自己手搓着还舒服于是便嘴里含着子死命的吸着水, 一手抓着空着的子来回揉搓下身自动的贴着海棠的身子一拱一拱的, 寻找能让自己舒服的法子。 身下的海棠乖乖的由着自己弄,嘴里还小小的喊着「虎生, 虎生」再也受不住了,本能驱使着自己伸手便去扒海棠那本就敞开着的衣服, 将海棠上半身脱得光。 海棠低头看着怀中的虎生,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人怎么一下子脸就通红了, 唿吸也急促起来以为是虎生烧的更厉害了,正准备把含在虎生嘴里的一边头退出来看看虎生的情况, 谁知本来昏昏欲睡的虎生竟然一下子抓紧了自己 双手在自己身上胡乱的摩挲拉扯嘴巴更是将大半个房都含到嘴里, 本来因为喂虎生吃加上衣服湿透了正在烘烤海棠单穿着的外衣在虎生胡乱扒拉下被全部脱了下来, 虎生的一只手此时紧紧抓着海棠的另一边空着的房 一手紧紧箍着海棠的腰身嘴里仍吮吸着水之外下半身也抵在海棠身上乱拱, 这下身上盖着的干草和已经烘干的几件衣服也全部滑到一边。 海棠被这突然的变故弄得措手不及,自己没办法说话, 而此时虎生明显神志不清而且昏睡中的虎生力气也大得很, 几下竟然将自己压到身下。 若是此时来了个人看到这屋中的情景必定会羞得抬不起头来, 杂乱的木屋中一个上身赤裸的女人被一个浑身光熘熘的男人压在身下, 女人的一边房被男人含在口中另一边房则被男人抓在手里来回揉捏, 红肿的头上竟然还微微渗出一些白的体。 男人潮红的脸上双眼紧闭,似乎神志不清,但他不断蠕动的嘴唇和在女人上肆虐的大手以及不断挺动的下身又似乎很正常。 虎生此时觉得美极了,海棠乖乖的躺在自己身下, 自己将她的水吃了个够现在下身肿的有些发疼了, 虽然不知道要怎么做但是本能告诉他,在海棠身上就可以解放。 因此,他抬起身子,放开被自己吸空的子坐了起来, 转身便去拉海棠下身的裙子。 海棠在自己耳边软软的说: 「虎生,别急啊, 别急。 」怎么能不急啊,急得要死了。 顾不得许多了,一把便将海棠的裙子拉下,眼前的景色让虎生心头一紧, 跟着便觉得鼻子里有热乎乎的东西流了出来。 「呵,傻子!」愣愣的还不觉得,海棠却拿过一边的手巾凑到自己鼻子跟前, 温柔的替自己擦拭。 这……这就是女人的身子!原来女人是这个样子的, 细细的腰肢往下是那白白嫩嫩的双腿,双腿间……双腿间乌黑的毛发间藏着一朵小小的花儿。 顾不得海棠还在替自己擦拭鼻子,虎生狠狠的将嘴里冒出的唾沫咽下, 一把压上海棠胡乱的在这白皙绵软的身子上啃咬亲吻, 大手也将海棠双腿分开肿胀的柱来回顶弄,可是该顶哪里?胡乱的耸动屁股, 然而柱顶端只是在海棠腿上间或在那毛发间来回, 纵然也舒服但是不对,差点感觉。 海棠此时被虎生牢牢的压在身下,她不知道虎生怎么了, 本来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发狂起来?不但将自己衣服扯开, 还在自己身上胡乱的啃咬揉搓自己没法发声, 只能尽量避开但身子被控制住,怎么扭动也摆脱不了。 而虎生越发的激动了些,唿吸一下比一下沉重, 喉咙里也不断发出「呜呜」声音下身在胡乱的顶弄, 有几次自己腿间都被顶的生疼。 虎生着急万分,自己柱越来越硬,比平时大了不知道多少, 伸手去抚弄几下丝毫没见退火,反倒又硬了。 在海棠身上顶弄半天,头上的粘水越来越多, 把海棠的腿上都弄得亮晶晶的但是还是不舒坦, 要怎么办呢?越着急越是使劲顶弄这下自己的水儿流得更多了, 可是越顶越难受。 突然,一下子顶到一个地方,热热的吸引着自己, 而柱仿佛也喜欢这里刚才初顶到一下,竟觉得浑身发颤, 柱顶端也有些发麻因此调整了下自己的姿势, 有意识的往着那处耸动起来。 海棠此时就是不知道虎生是怎么了也清楚虎生此时的动作了, 自己裙子被拉开双腿被大大分开压在虎生身子两边, 虎生下身胡乱的耸动着能清楚的感觉到虎生那硬起来的柱正持续的流出, 因为海棠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腿上粘湿一片而虎生这胡乱的顶弄有几次都险些顶进自己那张开的小中。 而虎生兴许也感觉到那处地方,后来几次竟然都朝着这里耸动, 粘粘的体将缝隙完全打湿湿湿滑滑的引着虎生朝这里进发。 海棠那个心里一个着急,伸手便一把抓住了那硬挺的柱。 粘粘的体将那处弄得腻腻的,每顶一次便觉得尾追处麻痒难耐, 虎生正想加大点力气谁知道海棠此时娇俏的伸出手指朝着自己脑门一点, 「笨蛋!」然后伸手往下,一把将自己已经湿滑不堪的柱握住, 冰冰凉凉的小手这么一抓虎生还来不及多想, 只觉得浑身一颤还没哆嗦完,自己那肿胀的就这么泄了出来。 海棠将手从虎生身下抽了出来,看着手上的粘有些不知所措, 感觉到虎生的身子软了下来唿吸也平稳后,海棠也不再多想, 将手在一边的干草上揩拭干净后把着虎生的肩头将他扶起重新躺在干草上后, 先拿过一边的布条有些脸红的将虎生的下身擦拭干净后 有些费力的将烤干的衣服给虎生重新穿上然后试了下虎生的额头确定没有发烧以后这才转身将自己身上清理一下, 将衣服穿戴整齐坐到火堆边就这么静静的等着天明。 天微微亮的时候,虎生便悠悠转醒,睁眼的一瞬间还有些沉迷在梦中那场香艳的事之中, 待看到破旧的木屋顶时才清醒过来转头便见到靠在一边还未转醒的海棠, 想起梦中的情景虎生脸一红,慢慢坐起,不小心触到腿上的伤处, 正想呻吟看见海棠立即忍了下去。 刚弯腰准备解开绑着伤口的布条就闻到一阵香味, 虎生一愣突然觉得自己嘴里也是满满的味。 想着梦里的事,虎生微微摇头,觉得自己太龌龊了, 做那样的梦已经不该了怎么还想着自己就是那样做了呢?想虽然这么想, 但虎生还是抿抿嘴舌头也自然的舔了下嘴唇。 不舔还好,一舔,虎生几乎就能确定,自己真的是喝过水的, 因为唇上、嘴角满是干了的如今这么一舔,又全到嘴里了。 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干燥的衣服,转头看着火堆边的木架, 虎生肯定自己的衣服一定是被海棠脱了烤干后再重新穿上的 因为别人给自己穿衣服的那种不适感很强烈。 想到这里,虎生觉得,自己昨晚梦见的说不定是真的, 那么自己不就是跟海棠有了肌肤之亲夫妻之实了吗?想着海棠可以做自己的媳妇儿, 虎生一下子兴奋起来。 海棠睁开眼睛的时候便看到虎生坐在干草上嘿嘿的傻笑, 看着虎生的样子海棠也微微一笑,然后便站起来走到虎生跟前, 冲虎生比划了几下示意该走了。 虎生转头看见海棠看着自己,心里又想到那个梦, 眼睛不自禁的便看向海棠的部舌头自然的舔了下嘴唇。 海棠一见,轰的一下,她只觉得脸上跟着火似的燃了起来, 正别扭着但一想到虎生晚上是发烧昏睡,不知道发生的事情, 这才安了心指了指虎生的腿,意思是有没有事?待看见虎生摇头说没事后, 便踩息了火堆上前扶着虎生一起往回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