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孩是我同学的老婆,叫小英,在北理上学, 杭州人。 我同学平时总吹他老婆有多漂亮多漂亮,但我们一帮兄弟一直没见过。 那次是我们大家一起唱KTV,我同学终于把他老婆带去了, 让我们开了眼。 果然如我同学所说,小英长的真的好漂亮。 皮肤白白嫩嫩的,五官精致优美,典型的一个江南美女。 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她的眼睛,她眼睛不大,但有桃花的型, 笑起来弯弯的特别迷人。 有意无意的就像在跟别人放电。 她看着你的时候就会让你有受不了的感觉,特想操她。 我那时刚破处男身不久,也没女朋友,虽是都处在饥渴状态。 当晚小英进了KTV包间后,我就总是忍不住去看她。 当时是冬天,小英脱了外套后,里面是一套黑色的紧身毛衣。 她的身材很纤瘦,但胸前的奶子可一点都不小, 估计得有34C这样的胸在模特身上可能显不出什么来, 但在小英160左右的身高上就显得有多勾人就多勾人了 特别是她的腰还非常细细的感觉两只手就能给她抓过来似的。 当时我的感觉就是这女孩的身材和脸蛋没的挑了, 棒的让人匪夷所思。 我那同学是个傻逼,小矮个,才一米六二,长的也谈不上帅, 就是因为家里有点钱所以能泡上美女。 典型的社会牛粪。 我当时在KTV里就有把小英从牛粪上拯救出来的欲望。 当时去唱歌的我们那伙人里,我觉得我是最帅的, 最应该成为小英的男友。 唱K时我见着我那同学搂小英的肩膀,心里别提多恶心, 不过表面当然不表示出来只是有意无意的会和小英对一下眼, 自然的流露出一些倾慕。 我觉得小英对我也有点特别的情愫,当时她唱夏天时是挨着我坐的, 她肩膀有意无意的靠我一下靠的我心里痒痒的。 那天我们是唱到晚上11点结束,我那牛粪朋友结的账。 出了KTV的大门,冷风袭人。 小英穿着白色长呢子风衣、带红色大围巾的形象矗在风里画面感特强, 特像一个需要别人拯救的优柔女子。 我们大家准备在KTV外散货,我那牛粪朋友送小英回学校, 我应该和我一群兄弟回宿舍。 可当时我可能喝了两杯酒,心里压了一晚上的英雄想法怎么也压不住要释放出来。 我就没和兄弟回宿舍,说有点事自己一个人先走了。 我没去别的地儿,而是去了小英她们宿舍下面等小英。 当然是躲在暗地里。 不知道我同学带着小英去哪了,十二点多才送她回宿舍。 我就躲在暗地里看他俩分开,我那牛粪同学还亲了小英一下, 搂了她半天才送开她让她走。 看着两个人分开了,我拨了小英的电话。 这电话是小英在KTV里告诉另外一个女孩时我特别记下来的。 只听电话里传来了小英有些酥软的声音: “喂, 你好。 ” 我说: “我是陈大楠。” 小英愣了一下: “哦,是你。” 我听着小英的声音已经快受不了, 就直接说: “我想见你。” 我的语气冷静却充满热气,我想小英能听的出来, 她不说话了。 半天都不说话。 我有点泄气,以为小英不屌我, 就最后努力的说了一句: “如果你相信一见钟情的, 就下来宿舍楼吧。 我在你楼下呢。” 说完我就把电话挂了,走到了小英宿舍楼口。 我心里惴惴的,也不知道小英会不会下来。 时间放佛静止了,风也冷的惊人。 等了有十分钟左右,宿舍楼里都没出来人,大夜里的只有我一个人独自站在路灯下, 样子别提有多傻。 我也意识到我是大白痴了,扭头要走。 这时只听到我身后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我转回头,只见小英正带着一脸娇嗔和哀怨的向我走。 我当时心里就像爆开了一朵桃花,滋味奇异的我现在都忘不了。 小英走到我身前,拉着我胳膊给我拉进了旁边一处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质问我: “陈大楠,你要干什么?” 站的地方有点暗, 但小英甜人的脸蛋还是全映到我眩晕的脑子里了。 我二话不说,一步迈前,从小英胳膊两边搂过去, 给了她一个铁箍样的拥抱 把低着头在脑后说: “我喜欢你。” 小英怕是被我吓到了,没反映的被我搂着。 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就是在冷风里搂着小英。 估计我俩得那样站了五分钟,这时小英的手机响了。 我被迫松开了手,没敢看小英,稍微走到了一边。 只听我后面的小英接起电话说: “亲爱的, 我正准备洗澡呢待会你打大过来吧。” 声音好甜,显然是跟我那个牛粪朋友说话。 电话打完了,一下子变得好安静。 我觉得我刚才的举动很盲目,现在很尴尬,背对着小英也不敢转回去。 这时我觉得我手上出现了一个柔软的触感,小英用她软的都要化了的小手拉着我的手往前走。 我也不知道她要带着我去哪,但我偷看她的表情发现她表情挺淡然的。 她带着我出了学校,然后直奔了一家小酒店。 我已经被女孩“教育”过了,所以知道来酒店是什么意思。 小英也不点破,进了酒店后她松开了我去前台开房。 我忙跟过去说: “我开吧。” 小英笑着摇了摇头, 说: “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男生。” 她把房给开了。 我俩拿了钥匙后爬楼梯上楼。 酒店很小,只有三层。 我们的房间就开在了三层。 小英选的房间是个标准间,两张单人床那种。 房间不大,但很干净,装修甚至可以比的上四星。 我估计小英选这里来开房,应该之前知道这里条件很好。 而她是怎么知道的呢?不用脑子应该都能想出来。 进了门,小英倒是自然,把外套脱了扔到了靠进门的一张床上, 又露出了她恐怖的让人垂涎的身材。 这时再看小英,在昏黄的灯光下看小英,我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了, 我想干她但表现的很冷静甚至有些木讷。 我觉得我有点被小英牵着走了。 小英转过身来,用她那双精致透着点妩媚气的桃花眼看向我, 问我: “你不是挺冲动的么?怎么了?害怕了?” 我赶紧说: “不是害怕 是觉得有点幸运的过了头。” 小英轻轻的笑了,样子动人极了。 小英的微笑让我不那么紧张了,我把外套脱了, 坐到了床上从侧后方看着小英。 小英既然主动选择了来开房,就不想那么多了。 主动的坐到了我怀里。 只觉得软香温玉入怀,我的心都快被小英的身子给靠化了, 手自然的就摸上了小英最夸张的乳房。 小英倒也不反抗,而是更腻人的仰枕到了我宽厚的肩膀上。 看过我的文章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个197的身材非常挺拔的家伙。 可能就是我恐怖的身材吸引的小英吧。 她像个小猫似的躺在我怀里。 透着西湖上的香气和软气。 我隔着小英的薄摸她的乳房,只觉得在摸一团有弹性的棉花糖, 那种软软弹弹的感觉实在太动人了。 在这个无言的充满了挑逗的时候,小英的手机又响了。 小英回头冲我比了一个不要说话的姿势, 接起了电话: “喂, 亲爱的我还没洗呢……什么,你还想要啊?不行了, 我真的不行了你太厉害了,刚才已经被你‘爱’的死去活来了, 我现在实在是不行了……真的不行你别装可怜了, 要不这样吧我室友都不在,我们电话做爱吧, 咱们很久都没电话做爱了……好我会好好伺候你的, 待会我洗完澡给你打过去。” 小英打电话的时候,我一直玩弄着她的乳房, 听到她刚刚已经被我那个牛粪朋友糟蹋的事情 我忍不住使劲捏了小英胸一下小英被我捏的一声轻唿, 怕是把电话那头的牛粪男勾的够呛。 小英挂了电话, 回头小声埋怨了我一句: “你真讨厌。” 这句充满了风情的像挑逗的话让我下面瞬间就变硬了。 我把手伸进小英毛衣里,顺着她细的令我吃惊的腰肢往上摸。 刚碰到她滑滑的胸罩,小英就把我给拉起来了, 说: “我们快去洗澡。 ” 我有点苦笑: “你对他也太好了。” 小英甜甜的回了我一句: “对他好我就不会和你开房了。” 一瞬间,小英在我心里的形象就大打了折扣, 变得无比淫荡不过这样我也能更放的开了。 我和小英去了厕所,也没时间再放浴缸水了, 只能用淋浴洗。 脱衣服前我先把小英抱住了,近距离的低头望着小英的脸。 小英被我抱的眼波非常妩媚,不用嘴说,眼神已经邀请我去亲她了。 我当然狠狠的吻上了这个看似清纯实则淫荡的女人。 本来我还有点恶心,觉得小英刚刚被我那个牛粪朋友亲过, 我再亲是不是有点搞gay间接接吻但小英嘴里传来的一股清洗的口气, 香粹的涎液让我魂飞魄荡。 我们一边亲一边脱衣服,我忍不住去吻小英细长的脖子和她大的像木瓜的乳房。 尤其是乳头,粉红勾人,我使劲的咗,就像一个饥渴的婴儿在咗母亲。 小英被我咗的情靡靡的说: “好了,好了, 先洗澡待会再来。” 没办法,我们只能速速洗澡。 淋浴的水龙头被我调的很高,小英都是在我的隐蔽之下的。 水波顺着她曲线极为完美的胴体往下流,小英下面的黑毛被水流的往下贴着。 她帮我打了浴液,打的时候还特意撸了撸我雄伟的家伙, 给我撸的身子都要跟着抽动但不是要射,只是爽的抽动。 我享受着小英的抚摩,也搂上了小英,把我身上的浴液都摩到了她身上, 我俩就那么抱在一起摩了一会都在享受着肌肤至亲的愉悦。 感受着小英两个大奶球的贴摩,我忍不住想在浴室里就干她, 我把她腿掰开了拿大腿摩她下面。 小英被我摩的发出了轻淫的声音。 我听得心里软软的, 就吹牛说: “我可厉害着呢, 你刚刚弄过一次了现在还能抗住吗?” 小英暧昧的看了我一眼, 说不出的风情涌上了我的心头。 她的话更让我心爽, 她说: “他根本就没能力, 弄进去不到一分钟就要射我现在特想让人疼呢。” 我听得下面就要窜火,硬邦邦的就要插小英。 小英却给我拦住了, 握着我的宝贝眼睛一波一波的勾着我说: “出去弄。” 我那儿被小英抓着,也没辙,只能赶紧冲洗, 用浴巾一裹把也裹好了浴巾的小英横抱起来出了浴室。 小英被我扔到了床上,很快的拿起了手机,插上了她竟然早就准备好了耳机, 默默的看着我说: “这个你听到了哦。 ” 我说: “我明白,你打吧,我不会出声的。” 小英感激的对我笑笑,身上的风情更加显露了, 她故意把浴巾扒到乳房一半处勾引我眼神妩媚的盯着我, 拨通了我那个牛粪朋友的电话。 我已经火冒三丈了,侧趴到小英身上,从底下抚摩小英的大腿。 小英的大腿很细,但还算有手感,尤其是大腿内侧的肉, 滑嫩的就像摸过油甚至要比她乳房都好摸。 我摸的同时, 小英也开始打电话了: “老公~~, 我都脱光了你想干我吗?” 她是对牛粪说的, 但眼睛一直看着我酥软的声音更是钻进了我的心脏。 我使劲忍着不说话,心里发誓今晚一定要干这个风骚的女人一万遍。 我扒开使得小英酥胸半裸的浴巾,毫不犹豫的要上了那团棉花糖和糖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