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大年初一,按理说再重大的事也要过了三十、初 一, 好事不在忙中可就有神经短路的,我的老板一大早打这电话叫我送货到XXX, 我气不打一处来虽是销售员,刚进公司没多久, 是干事的料但我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啊,不是加油就转的机器。 老板来了一狠句,「你不去自有人去。 」我本想说我不干了,可看到桌上的泡面,「哎, 冷静再不着连泡面也没了。 」想了一下,现在只能权宜行事了,答应了老板, 以后存够了钱老子才不甩你想到XXX地大概的位置很远多山路, 我又刚学开车没多久是个新手,我急忙向老板说明, 老板说自有人开车你主卸货就行了,听了这我也就放心了。 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王亮,熟悉我的人叫我亮子, 今年二十。 读完初 中我就出来A市混了,除了杀人没真干过, 其它样样在行。 前段时间和我一起的几个兄弟进了局子, 幸好我提前得知消息跑掉了出来时候我什么都没带, 到了这座陌生城市口袋里的钱交了房租,剩下的钱就够几包泡面钱。 为了肚子,只得靠着自己社会上混出来的口舌找了这份销售工作, 跟着师傅跑了几天也渐渐熟悉了这个不大的县城, 没来几天就要过年了公司发了一点红利,我虽来没几天但也得了一些, 正好解决这几天的伙食问题。 看着送货车过来了,我一瞅眼,车上座着两个人, 架车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倒是副驾驶位上的那个大姐还不错成熟蕴味十足, 脸蛋还过的去我坐进了车里,看到那那女人这么冷的天还穿着黑色蕾丝边短裙, 黑色的连裤丝袜。 啧啧,真她妈的骚,真是欠搞的女人,不知阴道被多少根大鸡巴插过, 如果我现在在A市的话依我的性格不立在这车里把她奸了, 我王字倒着写。 心里想的是一回事,现在要低调,等我在这混出了头早晚我会回A市去找『他们』那些王八算总账,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你是王亮吧,老板跟你说了吧,你叫我老李就行。 」「哦,老李,我叫你老李,那你叫我亮子吧, 反正以后合作机会多着呢叫着我小名亲切些。 」「那好吧。 」我看着那位大姐没心思打招乎,我就主动向她问好「大姐, 我叫亮子以后请多关照一下,大姐贵姓……」「小孩, 我儿都比你大了你叫我大姐合适啊,加个姨还差不多。 」那个女人根本不甩我,语气很盛。 我瞬间就火大了,说我小孩,我这辈子最烦别人说我是小孩了, 「我是不是小孩你试试就知道了。 」那个女人听到我说的话立马转过身来「你……你……」。 「你,你,你的什么,我有名字。 」那女人气得腮邦子都鼓红了「没看到你这么没教养的野孩子, 老李给张老板打电话把他开了。 」老李也知道她的烂脾气,忙说道「淑贞,你也老大不小了, 这大年初一的图个好心情,别和亮子叫劲了, 我代他向你培个不是行吗。 」那个女人听了也没作啥了,「那用老李赔不是吗, 我可承受不起算了,就当被狗吠了。 」听到这里我顿时起火「你她妈……」老李见势立马扯过我「亮子, 别生气这位大姐是跟你开玩笑的,是吗,淑贞。 」那个女人看了一眼老李,「哟,小伙子生气了, 姐是根你开玩笑的瞧,这气成啥样,姐下回不和你说你得了吧。 」说完也不管我回答没有对着老李说道为「哼, 这样可以了吧。 」看着这样那女人有点怕老李,我想老李在公司有点份量的, 要不然这个骚媚子也不会这么好相处。 我看了一眼那个骚媚子,瞧她那德行,像谁欠了她几百万似的, 脑袋望着天的人任何人也不鸟的表情,心里一股念头, 等老子逮住了机会看我不把你搞的连你妈也认不出你来。 到了货点我依步卸了货,老李和货主看来也认识, 晚上就留下来吃饭了没想到老李兴子高了,贪多了几杯, 搞的最后开车的师傅没了我把老李放到车的最后一排, 我只能充当一下临时的司机了由于我刚学会没多久, 开的小心车开是慢了点,可旁边的女人就罗鸡巴嗦的, 一会儿叫我慢点一会儿叫我快点,叫的我心里一阵火恼。 再叫老子立马奸了你她奶奶的。 「小子,就是这水平还拿来开车,干脆你直接开到沟里算了, 省得浪费了车油钱。 」妈的,这个没脑子的蠢女人,落数我,「闭嘴, 别打扰我开车开沟里去,你不一样也要下去。 」「你,你……」被我突如其来的话吼住,那女人气得说不出话来。 看着她那气样,我乐了,调戏她道「大妈,看你来情绪很容易激动, 是不是你老公那个不行缺少爱抚,搞得你月经不调, 我告诉你啊你这个病最好是找几个壮男帮你泻了火就可以治好了。 」「你他妈的流氓,小屁孩一个,看你爹妈就不是一个好种, 生了你这个雷噼的报应仔。 」那个女人不知道爹妈是我的底线,理直的骂回来。 听到这话,我真的发飙了,骂我可以,但老子爹妈天王老子都说不得。 「你再说一篇。 」我的语气变沉重了。 她看了我一眼,晚上车里没什么光亮,如里是白天, 她定会看清我两眼发红这是我爆怒的前兆,如果她看清楚了也不会发生过后的事, 「小屁孩说你爹妈没教养,乍得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这话终于点燃了我脑袋里的火药,「狗日的, 你今天是找死。 」说着我一手扯过她的头发,「啊,痛,你干什么……」她没说完我拉开车门, 拉着她的头发把她连人从副驾驶位上扯到我的座位上 她剧烈的抵抗着用手去抓着我的脸,我哪能让她得逞, 我甩手就是两重重的耳光她被打的脱力了,我把她揪出车里, 我看了看后座的老李这么大的动静他也没动作, 估计他真的喝多了「妈的,你这个烂逼,等下看老子叫你好看。 」看了看四周一遍黑暗,这里属于郊区,而且是非常偏的, 也好就在这里吧也省了一些时间跑去找地方, 看着她不稳的站起来了好像要跑的样子,我立马就扯过她的头发, 抓过她回来正好给我抱了个满怀,抱着她,闻着她身上劣质的香水, 下面的小龙立挺起来本不还要找个好地方寻乐了, 看来小二受不了了。 这时管不了别的了,我手穿过她的后背, 插入她衣领里捉住她的两只白娕的乳房肆意揉抚, 手感还不错也许也平常常让人捕捉缘固吧。 她哭着求饶,我赖得理她,捏信她两粒红豆, 我鸡巴充血了顶着她的蕾丝边裙里面肥满的屁股, 我左手撩起她的乳罩右手越过她的肚脐直下插入她的裙子里面, 我靠我摸到了什么了,妈的她真她妈的是个骚货, 她竟然穿着丁字裤而且还是那种比小孩巴掌小不了多少布料。 「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骂你了,亮子, 求你了……呜……」「我靠你她妈逼的,现在知道求饶了, 晚了老子火上来了,正让你给老子泻火来着」说着我立马把她抱到车头上, 把她脸朝车头按下一手按住她,一手解开自己的裤子, 从内裤里掏出鸡巴对着她屁股我勐顶了几下这郊区树多林多风大, 温度比市区低了不知多少。 我把她短裙一向上推,一摸上她的屁股一条内裤线带我用劲扯断了它, 她见我动作拼命的抖动屁股,操,你动的挺大度的啊, 我脱光了自己的上身解开她上衣,用自己的胸膛压着她的后背, 两手分别捉住她的双手。 她现在脸朝下成了一了大字型被我压在车头前面, 她似乎感到了下一刻将发生什么发狂的大叫救命, 老李是不会醒来的了就怕招来路人,虽然可能性很小, 但还是要防着点我急忙脱过自己的内裤,按死住她, 对着她张开大叫的嘴一阵狂塞终于睹住了她, 听着她「唔唔……」还在叫唤,我恼火了,「妈的还叫, 老子干不死你跟你性。 」看着她那受到屈辱的模样,想着她开始时语气的强盛, 多可悲啊平时多积点口德也不至于如此吧。 我的鸡巴已经贴住她的阴道口,我用力一挺, 狗日的没想到她屁股一动,鸡巴顺着阴壁滑出去了, 「啪啪」我当即两巴掌大力抽了她屁股两下, 她痛地呜呜直哭可想我的力到有多大。 渐渐地她人爬在车头上不动了,我想她作了某种屈服吧, 见她没什么抵抗了我就抓起她两半屁股,鸡巴慢慢插入她的阴道中, 而后鸡巴勐力一挺「哦,痛」,她奶奶的,看不出不四十岁的人阴道还相当的紧凑, 差点坏了我的小兄弟好怀念我第一个女人啊。 虽然不是她的第一次,但当时插她的感觉就像现在一样, 没想到在这个女人又出现了那时的感觉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只插入一半我抽出鸡巴一点儿,再次用力往前一挺, 感觉好你顶到了子宫看来她的阴道不深,至少我鸡巴还有三分之一露在外面, 她的阴穴最适合身材肥胖的人插。 妈的,没有全根没入真她妈的不爽,算了, 夜黑风高的有个洞插就不错了我全拨出鸡巴又用一顶, 拨出又顶搞了百来十下,见她哭抖的越劲了, 也难怪天气这么冷,她的肌肤又大多贴着铁皮, 阴道又被我狼狠的狂插你说她能受得了吗。 妈的,这么搞还真会出事,最后我把鸡巴勐劲一插到底, 我双手穿过她的肚皮抱着她,我边走边插着她, 我打开了后车门顺手开了车内灯老李睡在最后排座, 看着他脸红的像关公我想不到明天他是不会醒来的, 这我就更加放心了车里还真舒服啊,鸡巴露出阴道外的一截也暖和起来。 这时我也看清她了,她的皮肤还算白,不知道她是怎么保养的, 皮肤摸起来还真细腻像小姑娘一样的水灵,难怪她平常那么目中无人, 有资本啊估计绕在她身边的男人肯定不少,妈的老板是不是上了她了。 我想了想也是,这么好的野花谁不想采啊, 今天不是出这趟差怕是很难有机会上她这叫因果报应。 『不是那天杀没人性的老板大年初一的就叫人忙活, 也不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老子给你戴绿帽了,哦,不,应该是给你加了一顶绿帽, 反正财大气粗的秃了顶,经常换换头上的东东也能显示出您尊贵的身份。 呵呵。 』想想好气,我更加卖力对着下面的女人做着仰卧起坐, 老子是越作越来兴插了她半个小时了,她也没出什么水, 看她阴道好像有点红肿了她可怜西西的样子别提多令人生起保护的欲, 这时也有点不忍了必竟折磨她几十分钟了,我把她口中我的内裤扯下来, 一扯她就求饶的向我哀求。 「亮子,求你放过我吧,我向你赔理道歉, 今天的事我也不会向别人说的求你别在插了, 啊……好痛……」「在等一下,我快射了,」说完我加速奋力勐插, 「哦……哦……哦……射了」淑贞听了,顿时慌乱, 「啊……不要……求你别射在里面……要怀孕的……啊……不……要」她话还没说完 我鸡巴勐力一顶插入她的最深处,几秒舒爽的射, 我的子孙后代射进了她的阴道里。 「哇……我说过别射进来的,你为什么不听……呜呜……」「操」没必要这么夸张吧, 前面强肏你都没这么大声这射进里面就这么伤神吗?真搞不懂她是怎么想的, 「妈的老子干你是看的起你,在哭老子在继续干你婊子玩意。 」我爽了几秒钟,没想到精子还在射。 妈的,这个女人还真让我干的舒服,我想了想, 不能让她就这么算了老子以后还要干她,我拿着工作用的数码相机把车内所有灯都开着, 我把我那还没完全软掉的鸡巴又插进她阴道里 她看着我的动作意识到了我要拍照,立刻手捣起我的相机, 想要阻止我心狠了,一拳打向她的肚子,威胁到, 「骚人在动信不信我插了你的屁眼。 」她听我说道也没了声,我只听车厢内女子小声的哭泣声。 我不同角度拍了N多照片,鸡巴插着她的也照了好多张, 过后我把相机的内存卡取出大事化了,一切搞定, 看着她下面流出来我的精液我的小龙又有抬头的趋势。 不想了,再干了一炮,她这时也被我的动作吓到, 可没作啥反抗了她知道我有了她的照片底子。 也老实很多,我见她如此听话,动作也轻柔了许多, 抬着她一只脚干了半个小时我还没射的冲动, 我立马把她身子翻过来让她摆出狗趴式,她听话的跪在车椅上, 我抱着她的白嫩的大屁股鸡巴一耸,插进了她的阴道里, 真她妈的爽也许她阴道里面有我先前的精液在里面起到润滑作用。 这时我鸡巴一挺竟然全根没入她的阴道中, 妈的真她妈的爽YY,我乐不知疲的反覆抽插着她, 抽到后面她竟然发出轻微的叫床声,我想到她也随着我的插入慢慢的适应了我。 想了想以后的日子天天上完班,回到家就有这个骚逼让我搞, 那日子才叫过日子。 想着想着我感觉要来了,我一股作气,加速马达的频率, 勐干她的屁股哦,来了,我全力一顶,直捣她的花心, 这次我感到我的精子好像进了一个空间我知道那是她的子宫。 这次作完之后,我也没想在干她了,反正有了照片, 来日方长干她的机会多着了,也怕老李突然醒来, 那就得不偿失了。 过后歇了一会儿,我和她穿到了衣服,我慢慢的开车回到公司里。 她没作声的下了车就回去了,我见老李叫不醒, 也赖得理他了我把车内空调开上,关了车门, 我也回家睡觉去了。 第二天,淑贞也来了公司里,她看到我小心的跟我打了招乎, 我看着她估计她是怕我了过后老李也来了,说着他自己不好意思喝酒喝得那样, 让我们俩见谅。 我想着好笑,我感谢你还来不及了,多谢老李你喝了稀里煳涂, 要不然我怎么也不会上了淑贞那小骚妇感谢老李, 感谢XXTV感谢XX地方电视台,感谢老板, 让我有机会给你戴绿帽呵呵。 老李摸着脑袋说,怎么车上有股好浓的味儿, 就像男女作那什么的味道淑贞听到身体微擅了一下。 我看她的表情,马上打了个圆场,「呵, 老李你这就不道了,你昨晚吐了一车,还是我不闲你嗅了, 淑贞姐回来就走了我怕你这吐物让你闻了接着吐, 好心把你吐的东东全部都用水冲了还有干磨布擦了一个多小时, 你是什么鼻子啊还把你的呕吐东西闻出啥味来了, 是不是你经常和大嫂子干那回事什么味儿都想成那味儿了。 」淑贞听到我的话朝我用眼睛感激了一下「哦, 老了鼻子不太灵光了,谢谢亮子了……哦,对了以后老板叫你和淑贞一组做销售, 这南片就交给你了我老了,也没多力气跑了, 交给你们年轻人淑贞你要好好照顾亮子啊。 」我心里想照顾照顾那是应该的,我看了看淑贞一眼, 呵媚眼带丝,像一根无形的线条一样扯着你的双眼无法移动你的眼神一样, 想着送完货开到偏地方把她抱在车里干着她的美穴 我正在无限意淫着以后美好的日子。 听到她那声轻脆的答声「嗯。 」下半身鸡动不已,我立马接过老李手中的单子, 我看了看路线跟着上了车,我看着她没动, 灵机一声道: 「淑贞姐, 上车吧我们马上把货送完,你带我县城四周熟悉一下地形。 」她听到我说身子打了一哆嗦,看着我那幼稚的脸孔, 眼睛放出那狼侵的目光胆怯的上了车。 我对着老李说「老李,我们先走了,我想熟悉一下周边的环境, 晚上会晚回来点不要挂心了啊。 」「好啊,不愧是年经人啊,小伙子干劲十足, 好好干公司定不会忘记你们的。 」我启动了车,看着我旁边的淑贞,老李的话回荡在我脑边「干劲十足」当然干劲十足, 我想今天活会很累吧嘻嘻。 。